周鸿祎:我是受害狂 我从来都没有安全感

周鸿祎:我是受害狂 我从来都没有安全感

  周鸿祎从舞台的中心升起来,在他标志性的红T恤外罩了一件灰毛衣,但开口第一句话就拉近了与台下4000多名员工的距离,“今天的灯光晃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忘了和大家挥手。”

周鸿祎:我是受害狂 我从来都没有安全感

  作为中国互联网业界口才最好的CEO之一,周鸿祎曾经创下在年会连讲4个小时不喝水不上厕所的记录,今天正式开讲前,他礼节性的询问员工们,“你们希望我讲5个小时、还是8个小时?”有年轻的员工在台下大声回应到“三天三夜”。

  这个要求,老周做得到。

  因为刚刚过去得2013年对于360而言,的确有很多值得回味。这一年,360的市值摸高到百亿美金,一度成为上市公司中市值第三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被寄予厚望的搜索产品,在2013年底也拿下了24%的市场份额,成为打破行业格局的真正有生力量。在产品上,360以一种更加灵活的身段介入硬件产品,随身wifi、智能路由器都让业界看到了360保持颠覆式创新的能力。在维护用户利益上,360在中秋期间推出了卸载手机预装软件功能,业界的态度前倨而后恭,先是集体围剿再到集体跟随,再次重演了免费杀毒领域的反转大戏。

  不过这在周鸿祎看来,都是浮云。面对着4000多名员工,老周说一切成功都是偶然的,360的成功也不例外,唯一必然的是咬着牙坚持下去,熬到成功那一天;放下成功的包袱、清零,回到初学者的状态;产品功能要克制,不要秀技术要变得更好玩,要和用户一起玩;巨头不是纸老虎,以快制快是不二法门。

  成功只是偶然

  周鸿祎直白的甚至有些不合时宜。“我不是偏执狂,我是受害狂,我从来都没有安全感。”在年会这样一个公开的场合,周鸿祎坦诚,“我羡慕其他家公司的CEO,又能装,又能端,又能高大上,我缺乏这个能力。”

  老周对于过往成功的焦虑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互联网行业本身的特性。“我见过雅虎公司的市值曾经到达过1000亿美金,但是今天的雅虎已经不是当时的雅虎。”

  HTC曾经以超越诺基亚为第一目标,但今天无论是诺基亚还是摩托罗拉,都已经成为历史。

  互联网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力量结构了传统IT产业,巨人倒下时身体还是热的。而移动互联网的脚步已经逼近。“PC互联网已经是过去完成式,而移动互联网是现在进行时。”如果说在PC互联网时代电脑和互联网还是一种工具的话,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已经变成了某种器官侵入到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你以为移动互联网的载体是手机吗?未必,未来可穿戴的各种智能设备、甚至汽车、灯泡都有可能,我们是否做好了准备?”答案是,“我也不知道。”

  “世界上只有两种公司,一种是站在过去看现在或者站在现在看过去。另一种是站在现在看未来或站在未来看现在。我希望360是第二种。”

  但这并不容易。按照老周的判断,互联网正在出现行业拐点,产业不再遵循线性增长的逻辑,谁都有弯道超车的机会,也有被对手反超的可能。

  “PC时代我们运气好,巨头不重视安全,我们用互联网思维PK传统的杀毒软件,市场给了我们实现策略的时间。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巨头已经开始做安全。而那些创业公司,他们没有历史的包袱,他们的产品从诞生之初就是为了移动互联网而生。我们能否延续这个运气,360该如何做未来?

  “中国有很多企业家,成功之后抛出那种马后炮式的总结,我的观点,成功都是偶然的,碰到正确的事请是偶然的,必然的事情就是咬牙坚持,成功是熬出来的。”

  而咬牙坚持的前提条件之一就是“千万不能和趋势背道而驰”。“新的战场、新的游戏规则长在形成。”

  初学者的力量

  今年360的优秀团队奖只给了三个,分别是随身wifi团队、搜索团队和手机游戏团队。无线wifi产品的巨大成功让业界看到了360创新的能力。

  创新要求从用户的需求出发,保持一个初学者的赤子之心,只满足用户的一个刚性需求,哪怕这个需求并不复杂,产品技术并不炫目。

  今年的优秀团队获得了100万现金的大奖

  周鸿祎提到了《小时代》,他说他没看过《小时代》也不理解这个电影,但这并不阻碍《人民日报》连续五次点名批评,而这电影的第一部就拿下了4亿的票房成绩,第二部也接近3亿。美国的严肃杂志《大西洋月刊》曾专门分析“小时代现象”的成因,它指出中国电影观影人群平均年龄已从2009年的25 .7岁降至2012年的21 .2岁。

  而中国网民的平均年龄也在急剧下降。李开复曾经在2009年撰文指出,中美两地网民最大的区别不是文化,不是语言,不是政策,而是年龄!中国网民平均年龄几乎年轻得足以是美国网民平均年龄的儿子和女儿,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网民倾向于使用更少的电子邮件、电子商务、搜索,而更多的使用即时通讯工具、游戏和博客。

  这些年轻的用户既不深刻,也不耐心,他们是“互联网甚至是移动互联网养大的一代”。喜欢土豪、喜欢淘宝爆款、喜欢段子,“要放下过去的包袱,产品功能要极致,要克制,不要秀技术。”随身wifi在最开始甚至没有专门的团队,它来自于几名员工的想法,在不断做减法后,随身wifi砍掉了一系列庞杂的功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创新的本质是试错,这解释了为何大公司不愿意创新,因为大公司试错的成本远远大于一家小公司。而周鸿祎要保持的恰恰是这种小公司的本色。没钱、没人、没资源的小公司要杀出一条血路只能靠产品本身。产品要做到极致,才能形成产品上的共鸣。随身wifi从产品发布的机制到产品功能本身的设定,都让体现了360“去大公司化”的能力和决心。

  另外,也要提及360搜索。如果说随身wifi开创了一个新的产品品类,搜索则是在成熟市场与竞争对手打了一场阵地战。它比拚的是一家公司综合调度各种资源的能力,这场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的硬仗,持续了2013年一整年,打破了搜索市场沉寂多年的竞争格局。

  而手机游戏则代表了未来。360对手机游戏分发的能力通过对明星游戏的争夺已经明显。最典型的例子是2013年《植物大战僵尸2》在三大运营商四大平台同时发布,当时各大平台都拿出最佳资源配合首发,《植物大战僵尸2》首发24小时下载量已经将近2000万,360手机助手独家贡献安卓版50%下载量,破了全球行业纪录。

  突围变得更好玩

  “地球几次物种灭绝来自于气候的变化,无论是变暖还是变冷,能幸存下来的不是最强大的也不是最凶狠的,而是最能适应变化的。”

  “要靠两点,一个是Reboot(重启),电脑到了一定时候需要重启做到最优,第二个就是突围,突围不是说突破百度腾讯这些公司对我们的围堵,而是如何从过去的包袱中突围出来。”

  老周区分了改良与创新的本质区别。“惯性是很大的力量,一个人、一个团队能够把原来的东西持续做好,公司也认可,但这是改良,不是创新。”

  创新就是要突破掉自己固有的成绩,做那些别人看不懂、不敢干、不愿意干的事情。在今年中秋节前后,360又干了一件犯众怒的事情,它提供了一个工具可以卸载智能手机中的预装软件,一时间引发手机厂商以及百度、腾讯、金山、小米等众多业界同行口诛笔伐。

  但因为巨大的用户需求,360的竞争对手们不得不再次跟随360的策略,推出类似的产品服务。

  “360当年就是一帮不懂安全的人做起来的,乱拳打死老师傅。我希望360能回到05、06年的状态,每个人都要reboot一下,从零开始。”

  周鸿祎反思自己生活中比较无趣,不会打德州扑克、不会打麻将,“但360这家公司要变得更好玩。特别是要带着用户一起玩。”

  不能否认360是运作粉丝文化的鼻祖之一,“当年有多少用户半夜在论坛上等着我们发新版,有的版主后来甚至成为了我们的员工,这样的传统不能丢。”

  好玩,或许是360保持快速反应和灵活机动的秘诀之一。随着公司业务的扩张、体量的膨胀,周鸿祎考虑的是如何让360避免堕落成一家暮气沉沉、正确但不好玩的大公司。“我们现在也变成了成年人,符合外界的预期,但创新少了。”

  2014年能否变得更好玩?360首先从内部提拔了一批年轻的管理者,又从外部引入了原谷歌大中华区业务运营负责人刘允,补充血液。按照周鸿祎的设想今后还将培养更多的产品负责人,变成业务负责人,在到像小CEO一样调动公司内外部资源。而2014年360也将推出更多跨部门的产品。

  周鸿祎年会语录:

  1.成功是熬出来的。

  2.没有价值观的团队是乌合之众。

  3.360的组织架构要更加互联网化,更加扁平。

  4.2014年策略上坚持创新、与众不同;巨头也会越来越快,唯有以快制快。

  5.360云盘今年做的最好的功能就是未经我的允许,将容量上升到无限大。

  6.巨头拼预装、拼收购、拼拉邦结派,我们不能陷入到这种游戏里面。

  7.做一个功能单一、但有惊喜的产品,不要秀技术。

找网页游戏,就上爱游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